四季娱乐官方网址-

  粮油市场报

  核心提示:6月4日临储玉米迎来本年度第二拍,成交率99.89%,比起首拍虽稍有逊色,但依然超乎想象。2018年的历史是否还会上演,市场迫切需要为这场火爆的场面“降温”。

  继5月28日本年度临储玉米首拍创造100%成交的历史新高之后,6月4日临储玉米迎来本年度第二拍,当日计划拍卖数量397.89万吨,成交数量397.47万吨,成交率99.89%,录得历史第二高水平,也刷新历史同期纪录。连续两次拍卖均达到或接近100%水平,黑龙江成交率再次达到100%,均超出了所有市场参与主体的想象。

  近三年国家政策性玉米第二周拍卖时间及成交结果 

  首拍时的观望者这次加入了

  本周举行的临储玉米第二拍,不仅成交率继续保持在接近100%的高水平,成交均价也达到1795元/吨,较上周上涨30元/吨,较2019年同期高出100元/吨,比2018年同期高出300元/吨左右。据说第一次拍卖时的观望者也坐不住了,加入了第二次拍卖的抢拍大军之中。当日拍卖完毕后,内蒙古临储玉米4143吨流拍事件成为市场热点。因为它过于突出,成为全场0.1%的唯一流拍标的,不符合市场逻辑。内蒙古临储玉米最高成交价1960元/吨,最低成交价1600元/吨,差价有360元/吨不应流拍,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。 

  拍卖价格高企加剧企业困境

  首拍之后玉米现货价格普遍上涨。山东寿光金玉米公司厂门收购价5月28日上涨10元/吨,5月29日再涨20元/吨,达2190元/吨;邹平西王集团厂门收购价5月28日上涨20元/吨,5月30日再涨10元/吨,达2020元/吨。

  相对于山东企业门前收购而言,东北企业已经全面转向临储玉米拍卖来满足原料供应。从临储玉米拍卖成交情况看,吉林企业拍卖玉米到厂成本在1950元/吨左右,黑龙江企业拍卖玉米到厂成本在1900元/吨左右。据笔者统计,目前东北和华北玉米深加工企业普遍处于亏损状态,拍卖价格高企进一步加剧企业的困境。  

  从拍卖到供应市场需要时间

  市场传言,首次拍卖加工企业成交比例很低,多数为粮食中小贸易商,吉林省加工企业竞拍量不足20万吨。据调查,上周吉林省6家大型淀粉生产企业中有5家企业停产,行业之艰难可见一斑。

  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临储玉米交易公告显示,“买方必须于交易合同生效之日起30天内将全额货款一次或分批汇入”“同一买方在同一库点、同一批次购买粮食数量在2000吨(含)以上的,付款期、出库期可延长15天。”由此推之,多数粮食缴款期在45天。假设5月28日某贸易商竞拍一个2000吨的标的,拍卖成交价格1800元/吨,则仅需要先缴纳拍卖保证金22万元,即可撬动价值360万元的粮食。这笔粮食全款只需在7月13日前交清即可。从拍卖到供应市场需要45天以上的时间,而这期间用粮企业依旧会缺粮,短期内市场供应紧张状况或持续。

  2018年的历史是否还会上演

  曾记得2018年,临储玉米拍卖成交10014万吨,结转库存达到4000万吨之巨,几乎都存放在东北地区。然而,面对历史最高的陈粮结转库存,当10月份东北玉米拍卖仍在继续之时,市场价格便迫不及待地一路大涨300元/吨,让所有市场主体始料未及,印象之深刻至今犹在眼前。

  2018年的历史似乎在向参与者传递着一个强烈的信号,玉米拍卖停止之时便是价格上涨之始。当前玉米市场的火爆程度显然高于2018年,玉米政策粮库存数量显然低于2018年,人们的热情显然高于2018年。市场人士按照每周400万吨投放量估算,临储玉米全部拍完或到8月底。

  在火热的市场热情、曾经的深刻记忆和美好的未来憧憬之下,会同下游产业需求的困境、企业复产复工的艰难和国家稳定市场的决心,临储玉米拍卖将成为市场与贸易商博弈的主战场。市场迫切需要为这场火爆的场面降温,以往的“三拍定乾坤”今年能否再现,市场各方拭目以待!

  (原文刊登于粮油市场报2020年6月6日A03版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戴明 SF00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